九月

多事之秋。而在新西兰,应该是多事之春。

步入九月,温度和光照都开始燥烈。花儿草儿也耐不住争先恐后往上窜,似乎也想触摸这里矮矮浅浅的蓝天。羊儿牛儿鹿儿或三三两两或挤挤挨挨悠闲地啃着地上的草芽。生的力量遍布四野,充盈心田。

惦记了很久的洗车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在今天完成了。给我洗车的夫妇,大概比我大个三两岁,已经在新西兰打拼了多年,把车行从奥克兰开到了基督城。也许是什么脏东西溅到了女人的脸上,男人轻轻帮她拂去,这把狗粮吃得我内心暖暖的:)。我想,未来的你我也会是如此的吧。

今天终于下定决心买台新电脑。接下来需要节约一些,而且随后还有更大的目标。很多遥不可及的事情最终都会落下来。

九月是分别也是相聚的时节。

我的琴声呜咽

我的泪水全无

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。


        
# log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