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寒

小寒

终于在岁末年初,和办公室的同事们打成一片。开始规律地上下班。

流水

没有赶上元旦假期的办公室KTV,无法领略大家的歌喉,但随后又在唱吧里邂逅了某个声音,唱的也是我喜欢的歌曲。

上班、吃饭、打球,困在文献的海洋里。

生日被提前安排好。
一起熬过12点的承泽园,还有可以看到齿轮的八音盒。
中午吃了火锅,还特意点了一瓶小甜酒。很开心。
有菊与橘的生日蛋糕,都是有趣的人。

晚上和小升一起过生日,收到老大哥的礼物,是特意买的钢笔,男人之间就是这么直抒胸臆。北京的生日是南京的续集。随后还有另一个弟兄的生日,在网红火锅店排了三个小时队后,饭菜都不那么香了。
但有朋友陪伴的感觉,让人难以割舍。

从南京来看女朋友的鲲鹏,又安排了一场火锅。和两对儿情侣吃饭,酒不醉人人自醉,哈哈。喝到了断片,眼镜也喝丢了,晚上被安置在一家小旅馆,心大的朋友没开空调,结果窗户大开,被冻醒。
随后是一周的恢复,真的受伤。还有小寒的谆谆教导(批评建议),时而会有identify的confusion。

学院组织了师生联欢会,我参与了接力传乒乓,还赢得了一袋辣条!意外的是,第一次投壶竟然就实现了10中7的最高分(应该是)!拿到了虎头抱枕,超过了某高手,哈哈。还有桌上冰壶、糖画、写春联福字,虽然都没有尝试,但看着大家玩,情绪已经被调动地非常饱满。

节点

和小寒聊了很多,似乎找到了另一个自己。这是什么情感?我也不知道了,也不重要了。刘震云说:“一句顶一万句”。他还说:“说得上话”。

我的生命里多了一个节点。

我们有很多共同点,但说拍照技术跟我差不多,这一点我非常不同意!

小年,留守的两个人,趁下午人少(又)去了网红火锅店。重庆火锅的锅底,据说是现炒的,味道相对浓烈。用九宫格的小碗盛装食材,看起来很精致。火龙果虾滑并没有吃出特别,但鱼豆腐的软糯,爽口而入,令人振奋。最期待的耙鸡脚,也让人满意,骨肉轻松分离,胶原蛋白经过唇舌加工,构成味觉炸弹。稍有遗憾的是,因为身体原因,没有叫来酒精调解。

哎,总是高估自己的食量。

漫无目的带我去CBD,一路“互诉衷肠”,有诗有歌有底线。我们走近了,但好像又走远了。路上,我非要在这个CBD的青春故事里插播一段“捉泥鳅”的BGM,哈哈哈。我们会永远记住的吧?

第一次从北大开车到大兴,好像没有想象的那么难。习惯了交通稀疏、靠左行驶的南岛大道,对国内纵横交错的车水马龙有种莫名慌张。好在副驾有人,还有全险!

去大兴的路上,看到破晓时的朝霞,很美。

昨晚工人们洗了地毯,回办公室,是潮湿闷闭的空气。意外的是,学院把办公室暖气也关闭了,好在还有空调勉力维持。打开音乐app,是婚礼进行曲《Can’t Help Falling in Love》,我很喜欢Reinhart的嗓音,适合归途。

祝福

新年快乐!把我的运气分给你,一定会心所想,必有成!

配上CBD BGM歌单,清空大脑内存,全力以赴!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&npsb;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