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与西湖

新的一岁,新的一天。

在有限苍白的梦里,一点不想醒来。奈何还不如一泡尿,加上窗外公园草坪修剪声音。
起来把衣服丢进洗衣机,开始准备早午餐,湘菜。牛肉的腌制加一点生粉,可以使牛肉口感嫩滑且不易老化。一份蒜苔牛肉,一小碗米饭,再切半个留着溏心的咸鸭蛋,真让人食欲大增。
lunch
只是《古董局中局》中拖沓的剧情,无尽的废话与不符合逻辑的场景设定,阻碍了吃午饭“一气呵成”。这种堵塞感在晚饭的时候愈加严重,不得不停下来让我翻看了半小时原著,遂弃坑。
缺乏故事性即使脑洞再大,也会让读者读起来索然无味,兴趣全失。而缺乏逻辑的故事,更是让人恨不得给作者或编剧寄刀片寄人中黄。学术写作也是一样,并非似小儿的算数加减乘除幂次根方,也需要一个有逻辑让人信服的故事主题。每次在写作的时候,都会被卡在这一个环节,如鲠在喉。

看着冰箱里的三个小瓜,墨绿的皮肤已然由于缩水而开始在边角褶起皱纹。我把冰箱保鲜的温度设定在3摄氏度,拿起小瓜,虽不是那么冰寒刺骨,却也像触碰到了一张寒了心的冷面孔。七里卡拉把三个瓜剁成圆片,扔进滑了油的铁锅。蚝油是不能多放的,尤其是在放了不少不知晒足多少天的大豆精酿的酱油时。

晚上收拾完一众厨房里的家伙,坐下来休整一下,突然想去西湖走走。带上耳机,打开搜藏的音乐list,穿过门口的小公园,一路往西湖走去。西湖不远也不大,一会就溜达完了一圈。新西兰的人民淳朴而爱早睡,据说在全球睡眠时长上排第一,晚上9点多天色还没有完全被夜幕遮挡住,有些人已经匆匆躺到床上了。真好。

你来了,一定带你去走走。去穿过清晨的薄雾,和陌生有好的人们打招呼。去看望湖边的野鸭、天鹅和海鸥,路上遇到小猫或者金毛,不要害怕,去逗逗它们,尝试作自然的朋友。回家的时候,不要流连夜色投下的黑影,也不要忘记与野鸭、天鹅和海鸥,还有新海诚的云和月道声晚安。趁着Governors海湾吹来的风,让头发和心情一起飘扬起来。


        
# log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