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ijing

Beijing

2号离开南京后,又一次幸运地避开了疫情爆发。当然,这是事后才知道的。

在家的日子短暂又漫长。一天的喧嚣,只有在夜幕深深低垂、酷暑稍稍退却时才随之渐隐。

窗外的空调外机嗡嗡作响,偶尔吐出忙碌间歇的喘息。楼下悉悉嗦嗦,有若干不知名的小虫集体鸣唱。在物质丰盈的城市,角落里的虫,似乎也慢慢适应人类的钢铁森林。

躺在床上的时候,忽然又觉得离所有的外界很远,似乎自己也化身成为角落里的小虫,自怨自艾或者自鸣得意。

2年前北大朗润园旁的池塘粉荷还记忆犹新,从南门入校还专门绕过去看她们。不知道是因为花期是早了几天,还是晚了几天,总之,只看到了稍显破败的荷塘。未名湖旁,一众毕业学子忙着赶场拍照。比以往其他学校,并不显得糟乱。

走进学院园子的时候,我想,这里的一草一木也将承接紫金山的风与水,与我共情吧。对于其他,我并没有期待与向往。

北京的师弟师妹,组织起来吃饭,一切如昨。你还好吗?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&npsb;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