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邮图书馆与新经济学

南邮图书馆与新经济学

图书馆不仅是大学地标,更是学校的灵魂。在我的想象中,图书馆有宏大的视野与广阔的宇宙,在科学素养之上,饱含人文精神。

作为老牌的邮电类工科院校,南京邮电大学的图书馆秉承着实用主义精神,在人文社科馆堆垒了大量方法论等工具书籍,让人颇有点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,但又无可奈何的感觉。这种感觉在经济学文献和研究中似曾相识。

经济学在新世纪饱受批评,特别是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,经济学似乎走入到了自我怀疑,固步自封的小胡同。理论前沿已经数十年未曾有过进展,在经济学领域大行其道的是实证经济学,是数据驱动的数量分析。无论是皮凯蒂还是拿到2019年诺奖的班纳吉,其理论和推断都是建立在数据分析的实证经验基础上。不禁自问,经济学理论发展到头了吗?

当然,对于经济学学习者而言,这些问题都太过飘渺,大多数人还是偏重于应用数理统计模型,分析一些相对unique的数据或者话题。通过观察微信朋友圈,可以发现身边学者或学生对于承载计量模型的代码需求日趋旺盛,各类方法培训班,计量模型社群分享等霸占了经济学研究者的视野。没有新颖的方法和数据,没有考虑内生性问题,如何才能通过审稿人的严苛对待?潜在的模型应用准则,是处于弱势的研究群体发表论文无法逾过的难题。


计量模型在一个严谨的经济分析中实属雕虫末伎,但却是当前发论文最实用的工具箱储备项目。需要注意的是,当前新时期的经济学,在基础上并不是依赖于量化模型的高级感,而是依赖于数据驱动。无论是皮凯蒂的收入分配研究还是班纳吉的随机对照实验,无不是依赖于数据的搜集获取。进一步,经济学的研究主题也在逐渐转向人种、性别等不平等(inequality)和社会流动性(mobility)以及与政治学的结合,这些主题往往是数据获取的陷阱。


以上仅是我对于近20年经济学研究(发表论文)的一个侧面观察,仅留作自我总结反省之用,谢绝转载。🦉

# log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