蚯蚓

蚯蚓

冷雨低落到天明。这里的天气很像是武汉的春秋,风雨无常,冷暖自知。

早上到学校,经过大风口袋子的时候,猛然发现路上趴了一条蚯蚓,原来这里也是有蚯蚓的。新西兰作为生物物种保持最好的地区之一,一直没有野生大型哺乳动物。而且这里的土壤并不丰沃,想来也没有那么多地下耕耘者类似蚯蚓或者屎壳郎什么的。再往前,又看到一条,没有被踩烂,但已经被水泡的发白。小时候,在老家用小竹竿钓鱼的时候,必须先要找到麦秸秆垛边比较肥的泥土里挖上几十条蚯蚓做饵。长大后倒很少去挖蚯蚓钓鱼了,这不是因为没有兴趣和时间,而是河里都被污染了。据说南美和澳洲一些蚯蚓能超过10英尺,差不多有3米。这真是骇人,不知道在新西兰能否见到如此长度的蚯蚓。

忘记是否是在蔡骏的小说中看到关于蚯蚓的段落,见到蚯蚓都会想到地下的世界。眼前又会浮现出当年在荆州调研时一个小镇上的一家小店,已经不记得店里主要经营的项目,但门口一个白色纸板上写着硕大两个字“蚯蚓”,旁边还有画了一个柄奇长的钩子,让我觉得十分怪异,但也说不出哪里有问题。旁边小字还写了价格,5毛钱多少根,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人专门来买几十条蚯蚓,也不知道店家是不是专门去抓的蚯蚓,但最后那个蚯蚓招牌却被定格在我的脑海里。


        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&npsb;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