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月

弦月

朋友送票,一起在百年纪念讲堂看了《雄狮少年》。可圈可点,但也可以从开头猜到结尾,甚至中间的剧情冲突。朋友说很不错。

小城的生活,从来不缺雄狮的素材,但几乎从未能脱离烟火,成就最后终极一跃。

生活是冰冷的,但却需要希望。

2005年,我还在读高一,正值青春荷尔蒙泛滥的时候,信奉义气,冲动且热血。没有记错的话,去读书的第一周周末就和同学去了网吧通宵。隔天上课困得不行,被班主任抓住狠批一顿。高中没有知识的记忆,全是兄弟情仇,懵懂无知。为了诗歌,故作孤独,总是想念清冷与死亡的日子,太能装了。

从讲堂回来园子的路上,朋友聊起她的朋友,我们从经济学讲到了社会学。快到荷花池时抬头,前两天一起看到的细细弯月,长得胖了一些。

晚上回去,我们的园子门口只有一条窄窄的小巷道。往前走到颐和园路,稍微开阔了一些。时间很晚了,路一旁的小店还有一些灯火下晃动着身影。我们一起吃过的海达已经关门了。路的另一旁,密集地拜访者外卖小哥的“宝马”,这些人晚上的落脚处在附近吗?

走到西苑地铁站时,上弦的银月已经变成了毛月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2022.01.08 承泽园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&npsb;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